杜俊鋒:區塊鏈的發展天然屬性慢不了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pinterest
Share on weibo

第十七屆中國國際金融論壇於2020年12月17日-18日在上海舉行。主題為“數字經濟時代的金融服務”。環球區塊鏈集團合夥人兼CSO、中科院軟件所區塊鏈應用實驗室項目負責人杜俊鋒出席會議並發言。

“數字資產作為虛擬資產,現在受到越來越多的大型機構和國家政府的重視。我認為只要是能夠作價的事物都應該被視作資產,不管是有形的還是無形的。既然是資產,那麼就應該有相關的法律法規對其所有權、使用權等進行保護,規範其產權所有和使用情形。”抹鏈科技高級研究員周新健向《鏈新》表示。

區塊鏈應用發展論壇作為中國國際金融論壇分論壇之一,以“區塊鏈技術創新應用與數字金融發展”為主題,進行話題探討和交流。請各位嘉賓就此話題談談自己的看法。

  杜俊鋒:大家好,我是環球區塊鏈集團合夥人兼CSO杜俊鋒,中科院軟件所區塊鏈應用實驗室項目負責人,環球區塊鏈集團(Blockchain Global Limited)是2013年註冊8年曆史的老牌、頭部、國際化區塊鏈公司,2014年整個行業的標誌性事件—澳大利亞成為全球第一個數字貨幣合法落地的國家,而當時澳洲數字貨幣稅收法是由我們公司和澳洲政府聯合出台的。隨後的6年我們在全球14個國家做了區塊鏈合法落地的事情,並在這些國家分別建立了16個中心,2017年我們和上海市政府聯合建立了中國的區塊鏈中心,今年我們把中心搬到了北京,和中科院聯合成立中科院軟件所區塊鏈應用實驗室和應用研究院。

交易所方面,有些交易所並沒有對等的數字資產儲備,投資者現金入局後迅速跑路,造成投資者的損失。同時也有些交易所技術安全不達標,被黑客攻擊後導致數字資產被盜。

  投資者方面,現在有很多機構在操控市場,散戶被莊家割韭菜也是常有的事情。

  週新健認為,數字貨幣是公鏈激勵機制的產物,既然無法迴避公鏈帶來的包括分佈式技術在內的各種好處,那麼就應該考慮如何平衡技術進步和與之並行的風險。“如果說數字資產是風箏的話,那麼監管就是牽著風箏的線,沒有線的風箏是飛不高的,而線的長度也要根據市場情況和風箏的飛行表現去調整。新的事物出來後,各國政府還都在探索的過程中,需要在一定的框架裡不斷試錯才能找到最適合自己的模式。”

從2019年10月24日總書記重要講話之後,公司開始全面融入到中國區塊鏈產業發展的生態中來。今年總共走了三條戰略線(三星佈局):第一,孵化企業資產數字化線,選擇七八個城市與當地的龍頭企業或擁有地標性產品的企業展開合作,落地技術創新應用,剛好貼合今天會議的主題;第二,搭建科研院所、專家庫線,包括中科院、浙江合眾智能法律科技研究院、貴陽區塊鏈金融協會、風像大學等,把專家學者的科研成果普及落地;第三,推進區塊鏈中心在各個省的落地,以前我們是每個國家一個區塊鏈中心,這些國家都是上百萬或者上千萬人口,中國是一個省都上億人口,我們現在通過三星佈局在每個省開始辦研修班,建研究院,落區塊鏈中心,推動整個產業發展。今天很有幸跟各位專家學者齊聚一堂。

FATF是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 on Money Laundering(反洗錢金融行動特別工作組)的縮寫,它是G7集團為研究洗錢危害、預防洗錢並協調反洗錢國際行動而成立的政府間國際組織,是目前全球反洗錢和反恐融資領域最具權威性的國際組織之一。

  “英、美等發達國家在對區塊鏈如何監管的問題上經歷了一個探索的過程,其中的經驗和教訓可供我們藉鑑。”北京天德科技CEO、山東省區塊鏈與數字經濟研究所所長鄧恩艷向《鏈新》表示。

鄧恩艷認為,國際數字資產監管正在經歷巨大變化。中國需要積極研討制定數字資產反洗錢標準,既符合國情也要與國際標準兼容。“在反洗錢系統的實現上融合智能合約、區塊鏈數據湖、機器學習等高科技,實現穿透式監管,佔領世界監管科技最高峰。”

尤其是在超額資產抵押型穩定幣中,其思路源於保證金制度。但是用於抵押的幣種通常價格波動較快,波幅加大時,經常會發生用戶來不及補倉被強平的情況。所以基於數字代幣(例如比特幣)的“穩定幣”不是真正的穩定幣。

  事實上,一些自稱是穩定幣的項目,例如USDT,賬本不透明,市場對這類項目一直都懷疑,質疑聲從未停止,包括美元儲備是否足額,是否發行空氣貨幣造成泡沫,抵押美元是否被挪用,監守自盜有沒有發生,公司管理團隊大賣造成穩定幣幣價大跌使客戶損失,法幣提現的實現困難等等。

隨著政策的開放,國家隊開始進場,政府、科研院所、上市公司開始進場,區塊鏈作為新基礎設施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迎來了新的發展機遇和挑戰,它已經不僅僅是80、90後的專屬,而是迎來了50、60、70後共同參與、共同完善、共享紅利的新面貌,這也是整個行業穩健迭代和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拐點。就像金融是人民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互聯網同樣,區塊鏈亦然。在這個新時代的窗口期,希望所有夥伴都可以融入到區塊鏈產業發展的時代變革中來。

“穩定幣一定要穩定,需要符合政府監管的原則和標準,否則就會淪為割韭菜的工具。”鄧恩艷認為,穩定幣錨定資產支持的方式可以是多樣化的,支持包括法幣和傳統資產(例如國債);穩定幣錨定的資產價值應是穩定的,浮動幅度較小的;穩定幣與錨定物應保持維持的穩定比率,現有數字貨幣的模型當中大多首先選擇以1:1的匯率錨定美元或其他傳統資產(國債等)。

我們今天結合這個主題進入下一輪深入探討。因為我們在座都是搞技術的,我想請各位談談在區塊鏈技術創新應用當中技術落地的難點問題,在座都遇到哪些難點,有什麼樣的感觸和對應解決方案呢?

  杜俊鋒:這讓我想起二十年前的互聯網,當時美國CNN電台主持人採訪比爾蓋茨問他“互聯網是什麼?”,那時的比爾的回复讓主持人一臉茫然,聽不懂。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現在絕大多數人對於“區塊鏈”是什麼,如何應用,對我們未來生活會產生怎樣的影響在認知上都還很模糊。你會發現真正制約區塊鏈技術創新落地的並不一定是技術本身,而是全民認知、跨界融合、應用實景和政策規則的逐步完善,更重要的在於區塊鏈與實體產業結合的真實應用場景的創新和展現,這一點需要“銜接人”對傳統行業痛點、難點、突破點有較為深刻的認知,並能將區塊鏈的抽象技術賦予直觀的應用感知,要具備相對“完美縫合”的水平。一項新興技術的普及真正在生產力和生產關係的轉化上,在價值創造上。

※本文章屬於TNZE天擇集團所有嚴禁轉載※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eibo

相關內容

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