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集團討論加密貨幣難點和監管問題在哪裡?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pinterest
Share on weibo

在G7集團財長和央行行長近日的一次會議上,數字貨幣監管被提上日程。來自7個國家的部長呼籲加強對加密貨幣的監管和立法,因為越來越多的機構投資者和散戶投資者進入這一新興市場。

  在G7集團財長和央行行長近日的一次會議上,數字貨幣監管被提上日程。來自7個國家的部長呼籲加強對加密貨幣的監管和立法,因為越來越多的機構投資者和散戶投資者進入這一新興市場。

加密貨幣監管迫在眉睫

  近年來,數字資產相關犯罪案件頻發,監管迫在眉睫。抹鏈科技高級研究員周新健從數字資產生態圈三大主要參與者入手,對數字貨幣行業的投資風險及違法行為進行了分析:

  項目方面,尤其是前幾年,有有少打著區塊鏈名號的項目從私募階段開始騙錢,有些空氣項目融到私募資金後,接著到交易所發行空氣幣,拉盤收割後資產價格迅速歸零,使得散戶投資者血本無歸。另外也有一些想法不錯的項目方,把項目包裝得很好,實則背後根本沒有支撐項目開發的團隊,導致數字資產的價格得不到技術支撐,從而導致投資者虧損。

主持人(李立中):大家下午好!我是李立中,很高興能主持本場區塊鏈發展主題討論環節。

  區塊鏈技術作為繼雲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後又一項革命性的技術創新,極大改變了人類記載信息的方式,全球化的財富流通和信息交換,將在世界範圍內變得更加有效率。當前區塊鏈技術正在加快運用到互聯網、智能設備、數字資產交易等眾多領域和行業。金融、電商、公共服務、公益慈善等領域都將被區塊鏈思維重新構架,可以說世界被信息技術改變,區塊鏈技術將使人類社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公開資料顯示,早在2014年,FATF就出過一份報告《虛擬貨幣:關鍵定義和潛在的反洗錢(AML)/反恐怖主義融資(CFT)風險》,評估了虛擬貨幣在反洗錢/反恐融資方面的潛在風險,並以Liberty Reserve、絲綢之路(Silk Road)、西部快運國(Western Express International)三家公司用虛擬貨幣洗錢的案件為例,來說明應該採取執法行動。

我們曾孵化過5家上市公司,2014年當政策在澳洲落地後,我們孵化了全球第一家區塊鏈上市公司Digital X(ASX:DCC),當數字貨幣作為數字資產可以寫入公司財務報表的時候就可以走四大所走上市流程,Sam Lee現在兩家上市公司的董事。

穩定幣如何真正“穩定”

  儘管穩定幣目前僅在小規模範圍內被採用,但是未來有可能在全球範圍內被大規模應用,特別是在由大型技術、電信或金融公司贊助的情況下。與任何其他大規模價值轉移系統一樣,這種大規模應用的趨勢使其對罪犯和恐怖分子也產生了吸引力,尤其是在洗錢犯罪和恐怖主義活動融資方面。據悉,目前全世界有近百個穩定幣的項目正在進行中。

  “像Facebook、摩根大通、高盛,還有其他一些美國的大銀行,它們開發的加密貨幣都是穩定幣。”鄧恩艷表示。所謂穩定幣,顧名思義是指該貨幣幣價使用某一主流法幣衡量時保持相對穩定的幣種。一種數字貨幣資產想要保持穩定價值,首先需要確定與之相掛鉤的錨定物。

  據鄧恩艷介紹,目前主要有三種類型的穩定幣:法幣儲備支持型穩定幣、超額資產抵押型穩定幣、算法中央銀行型穩定幣。

“第一類穩定幣比如Libra,它跟美金一對一錨定,不存在槓桿,這是穩定的;第二類穩定幣,錨定的是公司資產,它的價值評估不是用戶共識,而是基於有資質的第三方機構進行評估,這也是穩定的;第三類穩定幣是用算法進行保護,比如各個國家都有不同的算法保護本國的貨幣,跟美元、石油等掛鉤。”

主持人:感謝各位嘉賓的分享。在座嘉賓都是實實在在進行技術落地做對應的產業研究。在這裡也做一個簡單分享,區塊鏈在解決生產關係重構過程中會發生巨大的價值轉換,就像剛才丹丹總分享的,通過區塊鏈技術讓不可分割或者說無法用現有的法律來進行一個表達的權益資產,讓它通過區塊鏈標準化。我在央行提出了物權標識別,可以涵蓋資產。

2019年10月,G20集團曾要求FATF對穩定幣相關反洗錢和反恐怖融資問題展開研究。2020年7月7日,FATF就上述問題提交了一份專題報告(FATF Report to the G20 Finance Ministers and Central Bank Governors on So-called Stablecoins),同時發布了針對虛擬貨幣及其服務商修訂標準實施情況的審查報告。

區塊鏈技術發展我提出了一個“六維理論”,也可以稱之為發展“六部曲”,第一步賦能實體產業/企業,第二步轉型實體產業/企業,第三步跨界融通實體產業/企業,第四步是變革(顛覆)實體產業/企業,第五步國家共識,第六步全球共識。在這些過程當中既有老牌軍的穩紮穩打,又有新銳力量的銳意創新,既有中國政府和全球各國的客觀推動和調控,又有科研機構、企業單位的磨合試點和創新,這是個很有趣的體驗過程。

區塊鏈監管需要達成共識

  週新健認為,區塊鏈技術不可篡改的特性以及可以植入智能合約的智能型,使得區塊鏈技術在追踪數字資產轉移路徑、發現可疑賬戶、制定交易圖譜等方面具有天然優勢。“現在一些比較優質的數字資產交易所其實在KYC和鏈上追踪方面已經開始有相對成熟的方案,這並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而是自律使其自由。”

  “對監管者來說,需要跟最前沿的技術合作,並對其進行了解和吸收,這是一個巨大的挑戰。”鄧恩艷向《鏈新》表示。

  北京盈科律師事務所金融與互聯網法律事務部主任王風和向《鏈新》表示,區塊鏈反洗錢標準的建立主要存在兩大挑戰:第一個挑戰是如何形成區塊鏈的技術共識。“區塊鍊是一項新興的技術,本身有一定的技術門檻。目前,技術行業和法律界對區塊鏈技術存在著不同認識,因此區塊鏈的監管就需要在國家層面、行業層面以及技術層面達成共識。”

※本文章屬於TNZE天擇集團所有嚴禁轉載※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eibo

相關內容

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