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才開設首家線上賭場 ? 其實博彩業早就開始玩VR !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pinterest
Share on weibo

VR會是博彩遊戲攀上另一波高峰的助力嗎?根據Juniper Research預測,VR博彩的下注總額將從2017年
的5.850萬美元大幅躍進,至2021上看達5億2,000萬美元規模,增幅達到誇張的800%,並佔全部博彩額
一半。然而,事實是否會如預測般發展,有幾個關鍵因素不可不知。
「灰色產業永遠是新
技術的最積極的採用者」,這個道理在VR中再一次得到了證實。
成人產業不用說了,光是從最近Rif降價催生《VR女友》銷量翻倍,就可以看出老司機們的熱情;青品暫時還誰得有點
遠,不過在美國也已經出現了在VR中買大麻的應用。出人意料的是,賭,似乎正在走著和黃差不多的道路——無論是
實體賭場的運營商,還是線上賭博服務的提供商,都已經開始打起VR的念頭,推出了博彩相關的VR應用。
VR中賭博,究竟是又一個噱頭,還是真的能夠徹底改變這個和人類共同成長的古老產業的面貌?
VR博彩,下一個問聲發大財的產業?
ULT Garmin
樣Juniper Research預測,VR博彩下注總額將從今年的5850萬美元上漲至2021年的5億2000萬美元,增幅達800%,
且将
占到全部博彩額的一半。
博彩服務提供者在VR中賺錢的方式和真實的賭場也大致相同,比如德州撲克每局會抽成1%;老虎機則設有一定的概
率。不設定返現的遊戲,則
直接通過出售籌碼賺錢。
市場中,已經有為數不少的網路博彩服務商憑藉靈敏的嗅覺,開發出了VR賭博的應用。Casino VR Poker 是一款主
打德州撲克的VR遊戲,適配Oculus Rit、Gear VR和Daydream平臺。
https:從視頻中我們可以看到,玩家置身於賭場的大廳,可以和同時線上的其他玩家一起坐下來玩一把,整個過程和真
壹的牌桌並無二致。首次進入遊戲的玩家可以獲得5000免費籌碼,以及被贈與10萬籌碼(應用內購買價格為19.99美
元)。
「Bluff」,即虛張聲勢是傳統德州撲克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在VR中同樣有所體現。儘管我們無法通過表情來判斷對方
的牌面大小,但我們還是可以觀察到玩家檢查牌時偷瞄的樣子,以及從五張公共牌發牌後玩家的反應中推測點兒資訊。
在遊戲過程中,玩家還可以和身邊的人進行對話交流,增添了社交性。遊戲中還會定期舉辦提供高額獎金的比賽,使用
者可以在介面中查看活動。
c
《Casino VR Poker》也是Rit上為數不多的可以進行app內購買的VR遊戲。用戶可以充值獲得籌碼,但是由於法律限
制,比賽赢得的籌碼無法再變現。
《SlotsMillion 是Oculus Rit上一款主打老虎機的博彩遊戲。由於開發商AIEA位於博彩業合法的馬爾他,因此特定地
區的使用者可以在《SlotsMillion》中将赢得的錢進行兌現。在去年年初上線時,開發商還宣佈拿出10名Oculus Rif來
贈送給玩家。每消費100歐元,玩家就會獲得一次赢取新頭顯的機會。
不同於《Casino VR Poker》,《Slots Million》的場景更加的私人仁和富有設計感。進入遊戲後我們會看到一個酒
吧,不遠處就是多台老虎機。窗外還有迷幻的夜景,整個遊戲給人的感覺十分放鬆。
AIEA聯合創始人兼CEO Alexandre Tomic表示,整個遊戲由Unity打造,除了Rift,用戶也可以在配備了英偉達970或以
上顯卡的PC上體驗。
由於這款遊戲和其他的網路博彩形式一樣可以進行兌現,因此在開發的過程中,ALEA也和公司總部所在地——馬爾他
政府有著非常緊密的合作。有意思的是,和現實中的賭場不同,馬爾他政府方面要求《SlotsMillion》中的牆上必須瑟
掛時鐘,以防玩家過度沉迷。在遊戲的大奖赛中,政府也要求每個玩家必須即時可見自己帳戶的餘額,同時盈虧情況只
能玩家自己可見。
在今年的國際博彩展覽會(ICE 2017)上,也隨處可見VR的身影。知名博彩遊戲開發商現場讓觀眾體驗自己開發的优
羅斯輪盤VR遊戲,這款遊戲獲得了2016年的「年度数字博彩遊戲創新獎」。另一家博彩遊戲巨頭PlayTech也在現場展
示了一款VR足彩遊戲。
除了網路博彩服務供應商外,實體博彩業也對VR有所布局。本周,在澳門經營賭場和酒店的香港上市公司奧瑪仕國際
控股以近5億港元價格收購了VR博彩平臺開發商 Explicity Grand。
從以上的介紹我們可以看出:VR的一些特性確實可以解決博彩業的一些痛點。
首先是VR的沉浸感。我們愛沉浸感,是因為沉浸威可以讓遊戲玩起來更爽。實際上它對博彩業的意義更大:瞭解賭博
的人都知道,任何的賭場,無論是體還是虛擬,它們的目標都是讓玩家盡可能長時間逗留,而非一味鼓動玩家加大下
注。從這個角度來說,相對傳統的網路下注,VR的沉浸感和畫面感将有更大機會留住玩家,這也就意味著可以提升賭
場的收入。
其次,VR某種程度上也解決了跨地域的問題。想要娛樂一把的人們不用再驅車或者飛機飛往有賭場的城市,而只用在
家中戴上頭題,節省了成本。
VR無疑也是籠絡年輕用戶的好招數。借助VR,博彩業能夠以電子遊戲的方式重新進入年輕人的市場,為未來的發展奠
定基礎。
當然,對於博彩服務公司來說,VR也是一種新的變現途徑。一方面開發商可以通過下注本身獲得收入,另一方面也可
以通過提供袁告投放位置來賺錢。
盛極而衰,博彩業的不確定未來
賭博歷史究竟有多長?據傳,希臘神話中的宙斯、哈迪斯和波塞冬已經在一起玩骰子了。在我們祖先居住的洞穴的牆壁
上,還能找到關於玩骰子和撲克的繪畫。
中國人無疑是狂熱的賭徒。西元前2300年,我們就開始玩麻將,這一活動經久不衰,至今仍有大批擁意。然而大陆
身,賭博所導致家破人亡的例子實在太多,因此世界上絕大多數地區都禁止開設盈利性的賭場。
儘管如此,賭博還是以各種各樣的形式融入人們的日常生活、娛樂之中,形成了盛極一時的博彩業。比如,較為開放的
歐洲就有多家主打足球賽事的博彩公司:美國的拉斯維加斯和大西洋城都是聞名遐邇賭城,每年吸引著成千上萬的遊
客前去一探究竟。
網路的出現讓大眾越來越容易參與到博彩活動中。歐洲多地政府,包括英國、法國、德國在內,為了增加稅收,都陸續
開始合法化網路博彩和網上賭場。在美國,加州和新澤西州也都在準備出壹類似的規定。移動博彩收入目前已經占到多
個大型體育類博彩網站的70%左右。
然而紙醉金迷之下,隱藏著的是沟演的暗流。在泛娛樂產業高度發展的今天,博彩業所
需要面對「神對手,實在是太
多。欧洲有調查顯示,18-24歲的年輕人的下注金額相比兩年之前下降了不少,主要原因在於遊戲、影視等其他娛樂專
秦發展太過迅速,大量佔據了人們的閒置時間。
了不少,主
再比如離我們最近的賭城——澳門,近年來也面臨著博彩業不斷下滑的局面。在內地大力反腐之後,澳門賭場的主要客
戶從此前的高端VIP用戶變成數量眾多的中產階級人士。
因此,對於世界範圍內的博彩業來說,如何讓古老的行業更具新的吸引力、在大眾市場中抓住用戶眼球,已經成了當務
之急。
從喙頭到剛需,還需花更多心思
但VR博彩是剛需嗎?從目前來看當然不是。VR硬體銷量還遠遠達不到成為大眾市場產品的標準,而使用者對於博彩
類產品開發商來說是重中之重。VR支付技術也還
不夠完善,使用者在充值時需要取下頭盔,這就讓他們有了反悔的機
其次,開發VR博彩遊戲的難度本身就比開發普通博彩遊戲要高。Tomic就談到,開發VR博彩產品的時間會更長,同時
在設計上也需要花更多的心思,而不是簡單的設定好概率就行。比如《Casino VR Poker》這款遊戲的Rit版本就有運
用到反向動力學,設計了彎腰、側身傾斜等動作。遊戲中的賭博機制也需要完全符合真實情況下注、跟牌、加注、開
牌等環節都必不可少:《Slots Million》中則有40多款不同的老虎機可供選擇,力求完美重現真實的場景。由於博彩遊
戲都帶有社交和多玩家性質,遊戲中虛擬形象的設計也需要多元化。
現在許多社交VR平臺中已經包含了類似的遊戲——比如,Allspace上就能夠打撲克;騰訊在展示自己的VR平臺Solar
VR時,也出現了和
好友一起玩德州撲克的場景。再加上社交平臺中能夠同時玩到其他的遊戲,這對單純的VR博彩產品
來說是很大的對手。
最後,還有繞不開的法律問題。比如在中國,這種產品無疑是這法的,因此絕對不鼓勵開發者往這方面發展。而賭博合
法的地區總體而言還是較少,因此在市場方面還需要多加考慮。
那麼一款VR博彩遊戲如何能做到脫穎而出?
有博彩行業業內人士指出,如今大多數人去賭場不是為了贏錢,而是為了那種驚險刺激的感覺,這種刺激感正是VR可
以提升的地方。所以,與其用VR做已經存在的東西,開發者更加應該加入完全不同的、只有VR可以提供的元素。
這就需要我們腦洞大開了:想像一下,我們玩撲克的場景不再是熟悉的賭場大廳,而是上世紀20年代一個昏暗的地下室
中,腦袋上還被一群黑幫用槍指著腦袋。只要輸牌,就會被一槍斃掉…
除此之外,開發者也可以結合更多遊戲和電競的元素。除了傳統的撲克、老虎機、俄羅斯輪盤外,奖金賽的內容也可以
是比誰殺掉的外星入侵者更多…
總的來看,博彩業和其他行業一樣,都有被VR改變的可能,甚至對於VR的接受度要更高。當然了,無論是開發者還是
玩家,在接觸VR博彩之前,這是要辨明法律限制,以防行差踏错:-//–

※本文章屬於TNZE天擇集團所有嚴禁轉載※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eibo

相關內容

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