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區塊鏈

你不得不知道的背後操作手法,關於區塊鏈 ICO募資

A公司為了找到另一波新成長,採用了ICO代幣發售的募資方式。W先生在這間公司任職一年多,為了達成不同目標(填補各式各樣的坑)而遇到各式各樣(想取得利益)的合作者,遇到數不清的詐騙合作案,引發了一連串甩鍋模式。

資策會產業情報研究所(MIC)數位轉型研究中心資深產業分析師兼組長李震華觀察,區塊鏈在褪去虛擬貨幣與代幣眾籌風潮後,現正走入應用場景,而這也是技術發展的必然過程。他解釋,區塊鏈在早期(2008、2009年)並沒有受到太大的重視,直到2014年才因比特幣受到大幅關注,隨著虛擬貨幣的熱潮,連帶區塊鏈也炒熱話題。儘管在虛擬貨幣的資金潮散退之下,區塊鏈也跟著降溫,但相關的技術發展並沒有因此而停滯,反而走向了更務實的落地應用,包含金融、醫療、教育,都可以看到資產存證或是作為數位文憑等相關應用。他認為,這是技術發展的必然過程,當「幣」的應用風潮退去之後,便會進入應用場景的討論,而近期較為熱門的議題則包含供應鏈、物流或是健保資料等,甚至也被應用在綠色能源的創新。

拿東牆補西牆的惡性循環沒有終點,到最後A公司(也是大眾知道的唯一窗口)只能默默地背著黑鍋,硬著頭皮去面對用戶。即使被罵到體無完膚,老闆沒有關閉公司,沒有宣告破產,他們還是願意站出來對用戶負責。W先生認為假如自己放棄了,那誰幫用戶找回權益呢?直到他走在路上被用戶認出來,個人資料被肉搜,他才驚覺不能再繼續待下去,因為他自身安全都有危機。

商業模式是成功關鍵 

不例外地,台灣企業也積極摸索區塊鏈的業務應用場景。在金融產業,包含貿易金融、跨境支付、STO(Security Token Offering,證券型代幣)都已有實際案例。舉例而言,國泰金控數位數據暨科技發展中心日前發表的電動車車聯網區塊鏈金融平台,便是透過區塊鏈將數據加密存證上鏈,並且結合國泰產險、國泰世華銀行業務場景,讓車主未來能快速享受到汽車融資、保險理賠與商品推薦等多元金融服務。

而中國信託商業銀行則在去年聯手7家國際銀行,採用金融區塊鏈聯盟R3的Corda技術共同建置區塊鏈信用狀平台,並已完成首筆實際交易試行。

累積數十年產業經驗,卻因為ICO募資讓公司偏離了正軌

A公司已有十幾年產業經驗,ICO(Initial Coin Offering)募資想法源自於某位自稱顧問的人,他向老闆鼓吹著ICO募資能賺進多少多少錢,並替公司寫了一版白皮書。沒人發現裡面漏洞百出,像是代幣分配比例、代幣用途等,根本沒仔細規劃,沒有將影響代幣價格個因素考慮進去。W加入時,回頭看了白皮書才發現問題,但公司早已完成ICO募資,已經來不及修改錯誤。

在醫療領域應用上,基於區塊鏈資料加密以及不可篡改的特性,多應用在電子病歷、醫療數據保管以及新藥研發、保險等層面上,例如台灣社區醫療整合照護學會在衛福部的健康福祉整合照護示範場域推動計畫的支持下,由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攜手政治大學、三軍總醫院、亞東紀念醫院、萬芳醫院,以連江縣立醫院為實驗場域,著手打造一個跨機構的「照護資訊整合平台」。另外,台北醫院大學附設醫院也與薩摩亞商數金科技(DTCO)攜手打造健康醫療區塊鏈作業系統(phrOS),藉由個人健康帳戶的建立,讓病患擁有資料的主控權,未來跨院就診、保險理賠都無須面臨繁複的病歷申請過程,真正實現以病人為中心的健康醫療照護。

對外募資總額與實際到手現金有近90%落差,誰把錢偷走了?

錢到底跑到哪裡了?W說A公司在私募階段找了代銷公司,簡單說就是直銷團體,重點在於「代銷」流程。大家都知道直銷運作方式,一層一層的組織結構,上線抽走下線的利潤,為了讓每一層都有足夠利潤可拿,就得壓低商品的進價。A公司為了順利賣出代幣,只好答應用10分之1的私募價格,將代幣賣給代銷公司。

沒經驗的老闆根本沒想到,這樣賤賣代幣的行為深深地影響自己的代幣在公開市場的價格。試想一下,許多人手上有一批很便宜的貨物,比市價便宜90%,若拿到市場上賣,直接就把原版貨物售價給拉低,而股票市場也是如此。W接著說,最恐怖的是,賣給代銷公司的代幣都沒有鎖幣時間限制,他們隨時都可拿到交易所賣掉,獲利出場。

集保結算所金融業務部經理王銘祥表示,集保近年來積極進行數位轉型,尤其是因應新冠肺炎疫情發展,也思考如何運用各種金融科技,協助市場提升作業效率,及降低臨櫃接觸的機會。

王銘祥指出,本案以創新開放思惟,積極協助市場打造數位生態系,率先將區塊鏈技術導入營業處所議價之債券、票券交易市場,實現在債券自營商與保管銀行間、票券商間的交易場景,後續仍然會持續擴大運用範圍。

那加密貨幣還有商機嗎?新創公司還能做ICO代幣募資嗎?

到底還能不能做ICO?我認為有兩種情況:

狀況1:只為了短期利潤,千萬不要。 因為募集的資金都是債務,你借了這筆錢,一定要還的。一旦做了ICO,創業者需要花很多時間照顧用戶,還得想辦法做出產品、取得市場,不然無法支撐幣價,還是一樣又陷入惡性循環。

狀況2:若公司商業模式能夠結合代幣經濟模型,產生1+1大於2的效果,就可以試試看。 但重點不在募資,公司若能夠透過代幣延伸出不同商業模式才更為重要。

我建議任何踏入未知領域的新創公司,都要認真做足功課,不要只是聽信別人舌燦蓮花的建議,或是看到媒體新聞所報導成績,就一頭栽進去。看看上面的真人真事案例,想想這是不是你所想要的。

※本文章屬於TNZE天擇集團所有嚴禁轉載※

分類
區塊鏈

商機就在多方協作之間 技術並非主要挑戰 

區塊鏈(Blockchain)是企業賴以數位轉型的新興技術之一,不少企業對區塊鏈技術抱以重望。根據勤業眾信所發布的2020全球區塊鏈調查報告,已有五成以上的受訪公司將區塊鏈視為優先事項。這份報告同時也調查了受訪者對區塊鏈以及採用態度的變化,幾近九成的受訪者認為,區塊鏈具有廣泛的可擴展性,最終將獲得主流採用,另外,八成三的受訪者認為,如果不採用區塊鏈,組織很可能將會失去競爭優勢。

W先生(以下簡稱W)一直以來就職於新創產業,AI、IOT、Marketing類型,剛好碰上加密貨幣爆發時間,經由產業前輩介紹進入A公司。從老闆與主管、到公司背景、公司環境,自己做足了盡職調查,認為公司沒有大問題就果斷地加入了,但問題也漸漸浮現。

甲骨文亞太區業務拓展高級總監張玉麟也有同樣的觀察。「確實,在兩、三年前,市場對區塊鏈熱情高漲,有些過度的想像,但隨著市場對區塊鏈有更深入的瞭解,慢慢也演變到比較務實的發展。」他認為,在這樣的態勢下,企業勢必會經歷一些摸索的過程,原因在於,企業對區塊鏈有些期望,同時也對技術有更深度掌握。「其實,區塊鏈代表的是一種創新業務的模式,肯定會有學習的過程,企業現今正在選擇適合的應用場景,以便真正發揮區塊鏈的技術價值。」

白皮書內容導致市場與社群的各種爭議,可最大困擾回到「募資總金額」,按照白皮書中規劃,外界都認為A公司募了一筆龐大資金,但W不諱言地說明,公司實際拿到資金跟外界認知數字有很大落差。為了補這些坑,老闆開始做出一系列能夠搏得用戶信任的新項目,怎知卻離公司初衷愈來愈遠。

另外,台北富邦銀行與帳聯網路科技公司(AMIS)也在結束政大校園商圈的實驗後,開發區塊鏈跨行轉帳錢包「Bagel Pay(富邦貝果支付)」,並與台新銀行共同攜手,進入區塊鏈跨行轉帳支付沙盒實驗。而精誠資訊近期也與美國區塊鏈金融服務新創公司Aegis Custody簽署合作意向書,協助傳統證券商透過區塊鏈發行資產,跨入資產數位化新商業模式,未來將共同透過區塊鏈技術,為企業打造低成本、高便利性、高透明度的數位通證(Token)發行、保管、交易、融資等一站式服務平台。

拿東牆補西牆的惡性循環,公司疲於處理也逐漸被拖垮

當公司發覺帳戶中的現金數字跟外界認知落差一大截時,內部也慌了,同一時間,原有用戶也因為幣價接近當初發售價,而開始在社群管道中抗議,時不時就有公司要倒閉的流言傳出。W身為對外窗口,必須得時時回應用戶,並且需要找許多藉口來安撫他們的情緒。

W知道他們必須找到新用戶進到公開市場撐盤,舊的白皮書已無法安撫這些人,唯一解決辦法就是替公司找「新方向」。果不其然,在找尋新項目時,公司就遇上一群想要來揩油的騙子,這些人從媒體看到募了一大筆資金的新聞,想從中賺一筆。W無可奈何地從中選了比較可靠的項目,但最終還是有三個以詐騙結案。他說,公司那時太慌張,有什麼資源就抓來用,根本沒有去做好調查與研究,也沒有去貨比三家,就像溺水的人伸手隨便亂抓,往下沉時才發現自己抓了一個破大洞的游泳圈。

接連幾個狀況,公司實在沒辦法,只好找上灰色領域的灰先生,用「特殊方法」拿回被詐騙公司扣押在海外的資金,雖然拿回一部分資金,卻又無意間挖了下一個坑,原來因為灰先生服務費是用公司代幣支付,擁有代幣的灰先生開始要求老闆拉盤,沒想到最後,他自己下場拉盤卻導致崩盤。

遇上好幾個詐騙案,讓公司變成最大受害者,卻有苦說不出

怎麼會沒有做好調查就跟對方合作呢?他認為問題出在「中間人」這個角色,因為有許多事情都無法一一查證,像是他的身分、他手上握有的資源,你也無法知道他答應的各種承諾是否有辦法達成,也因如此一時不察就簽下合作契約,這種低級錯誤往往更容易讓公司陷入危機。

誰是被害者?共犯結構下,身為參與者都得一肩扛起責任

以這案例來看,公司老闆也是很努力地想要找方法解決問題,不然他大可以宣布破產,跑到海外就好。W認為員工無法選擇工作,當他在位置上就只能把工作做好。他是真的很認真地想對用戶負責,不想讓他們的權益受損、不想讓他們的錢石沉大海,才會一路堅持到後面。

但因為W是公司對外的唯一窗口,用戶都把怒氣發在他身上,W坦承自己是因為走在路上被用戶認出來,被指著罵「你們公司騙錢」,才真實意識到必須離開公司。W無奈地說,當初要離職時被說成要捲款潛逃。

W想勸大家要仔細評估賺錢背後的原因,要抱持懷疑態度去求證每一件事情,對自己負責,不然你也只是淪為騙子的共犯。 不要等到被騙了,才來很生氣地說為什麼騙子要來騙我,這是對自己極度不負責任的行為。

視區塊鏈為新事業

根據Gartner去年(2019)預測,到了2025年,區塊鏈技術將創造超過1,760億美元的商業價值,預估到了2030年將有超過3.1兆美元的表現。

另外,IDC也預估,2020年全球在區塊鏈解決方案上的支出預計將逼近43億美元。儘管多家調研機構紛紛看好區塊鏈發展,但多年投入區塊鏈市場的DTCO聯合創辦人暨執行長李亞鑫則直言,過去十年以來,區塊鏈並沒有真正發揮出價值,除了虛擬貨幣之外,許多宣稱的區塊鏈應用場景其實只需要中心化架構即可把問題解決。

對企業而言,技術雖然也有可能是挑戰,但相對容易克服,不管是國際大廠或是新創公司,都能夠提供相對應的方案來協助企業打造區塊鏈架構,李亞鑫指出,「如果只把區塊鏈視為一種技術或工具,企業很難從中找到價值。事實上,區塊鏈適合多方協作的應用場景,而且企業應該把區塊鏈的創新視為一種新事業,從這個角度來思考企業應用,包含這個新事業未來要如何獨立營運,才有可能提高成功的機會。」

※本文章屬於TNZE天擇集團所有嚴禁轉載※

分類
亞洲動態

「亞洲小姐前10強」佳麗超短熱褲秀美腿

2020亞洲小姐網路區決賽於日前落幕,但前10名候選佳麗的顏值卻引起網友一片噓聲,只見前10名佳麗們穿著白色T恤和牛仔短褲排排站,大秀長腿及好身材,但網友對於本屆佳麗的素質明顯不甚滿意,狠酸「氣質明顯不行」。

這裡曾是知名的大亞百貨,但母公司2004年爆發財務危機後,經營權開始不斷易主,做什麼都不超過3年。

1樓賣場滿滿店家,這裡從過去幾年不斷轉手經營,從kmall後來變成統一元氣館,再轉手五鐵秋葉原,最後泰迪熊百貨,營業都沒多久就換人,彷彿魔咒般,換誰接手可都不容易。

亞洲小姐選美大賽於1985年首度舉辦,曾因基金缺乏、沒有觀眾幾度停辦又復辦,賽事一路走來相當坎坷。亞洲小姐雖為香港娛樂圈發掘不少人才,但許多知名參賽者如葉玉卿、翁虹、陳寶蓮等進入藝界後,選擇拍三級片「一脫成名」,令亞洲小姐的形象大打折扣,也有許多參賽者得獎後便銷聲匿跡,以至於亞洲小姐的風評不若香港小姐高。

謝清江說,每年全球約有20億台電子裝置使用聯發科的晶片組,聯發科用創新提供使用者最佳體驗,滿足大眾生活、工作、娛樂各方面的需求,發揮品牌影響力。

不畏疫情影響,聯發科今年品牌價值攀高至4.18億美元,年增約10%,居台灣第9名,排名較去年前進一名,並居國內半導體廠之冠。

可持續發展

最後,可持續發展的重要性日益顯著,這可能會為契合此趨勢企業的需求前景及評價帶來積極影響,或與此相反,那些不適應這一潮流變化的企業將產生負面影響。

從新冠疫情到澳洲及加州發生森林大火,2020年的多項因素可能會放大可持續發展的急迫性。事實上,歐盟及中國的決策者已排定實現碳中和(Carbon Neutrality)的時間表,加快實施可持續政策,這很可能為太陽能等可再生能源的需求帶來有利的影響。例如,中國的太陽能有望在今年實現電網平價,這從根本上為企業邁向環保治理提供具建設性的經濟理由。

總體而言,我們認為,亞洲多家企業是可再生能源價值鏈上的領先供應商,因此,亞洲企業有望借力此一長線投資主題。

可持續發展理念日益普及不僅體現在企業方面,而且對個人生活方式及衛生習慣亦產生越來越大的影響。例如,由於各國實施封鎖措施,加上通勤人士憂慮近距離身體接觸會感染病毒,在可行的情況下選擇自行車等交通工具,代替擁擠的地鐵。

事實上,全球各國政府已推出多項政策,為自行車通勤人士提供更多支持—從紐約及巴黎開闢更多自行車道,到義大利及英國政府推出自行車補貼措施等。

機構股東的審查越加頻繁,這亦可能增加企業的壓力,促使企業更多地關注環境、社會及公司治理(ESG)相關問題。事實上,在霸菱,我們今年加強了與企業的溝通交流。此外,我們亦將動態及專有的ESG評估方法全面納入投資流程中,並且憑藉主動型管理,致力促進企業積極改善ESG實踐。

但照片一出,網友卻像吃了炸藥,毫不留情一面倒狂酸外貌,「身材都不錯,顏值感覺…」「這都啥審美啊」「氣質明顯不行」,對於評審的審美觀大表懷疑。不過,奪下本屆后冠的吳春怡懶理酸民負評,在賽後真心感謝鐵粉,「這個名次是屬於大家的,是屬於支持我的朋友、支持我的鐵桿粉絲們的。」

※本文章屬於TNZE天擇集團所有嚴禁轉載※

分類
亞洲動態

亞洲廣場大樓變壽險大樓

老台北人的記憶少不了站前的「大亞百貨」,2004年爆發財務危機後倒閉,這棟亞洲廣場大樓開過3C賣場、綜合性商場,卻都撐不過3年,因而有了「三年魔咒」之說。但現在不少壽險公司進駐分租,專家也說這是群聚效應,讓投保人想到北車就想到壽險,也讓這裡再轉型成了壽險大樓。

2020亞洲小姐網路區決賽在北京舉行,前10強佳麗美照跟著曝光,只見佳麗各個面容清秀、身材姣好,穿著小短熱褲和純白上衣一字排開,清新亮麗的模樣十分賞心悅目。

C設計廠聯發科 (2454) 今天宣布,品牌價值4.18億美元,年增約10%,居國內半導體廠之冠。

聯發科副董事長謝清江表示,聯發科20多年來累積了厚實的技術,品牌價值建立在運用創新科技提出解決方案與整合能力,在產業生態推動上與全球夥伴密切合作,成為國際一線品牌最堅強的技術後盾。

利用低度效率市場

亞洲股票是市場效率偏低的資產類別,因此對採取「由下而上」投資方式的主動型 投資者來說,亞洲股票是一片沃土,而此類主動型投資者擁有嚴謹且久經驗證的投 資理念及投資流程,可取得超額報酬潛力。

綜觀目前的市場,我們仍發現,許多公司的中期 (5年)盈餘前景尚未在目前股價中得到充分反映。

在短期內,市場很可能會維持波動。然而,主要由於整個亞洲地區呈現良好的長遠趨勢,我們相信亞洲股票具有良好的長期增長潛力,並認為在充滿挑戰及市場波動時期,可以帶來逢低買入那些處於有利位置企業的良機。

房產專家陳泰源:「不只是說壽險公司,很多的通訊處,甚至連保險經紀人公司,大家都聚集在那附近,那也提供了很多相關的保戶、要保人,他們覺得去1個地方,同時可以有多樣的選擇。」

1990年花了7億工程費,建造完工的亞洲廣場大樓,地下5層、地上27層,還曾經是台北地王,現在1樓是新光人壽、2樓台灣人壽保險,3、4樓則是龍巖集團,5到11樓是國寶集團。因為有壽險公司買下進駐,整棟大樓產權變得很複雜,如今還傳出3年魔咒,這下又多了租約糾紛,引來黑衣人鬧事,也讓昔日地王蒙塵,榮景不再。

※本文章屬於TNZE天擇集團所有嚴禁轉載※

分類
亞洲動態

ESPRIT全年大虧逾150億,完全撤出亞洲市場!

在台灣經營28家門市的ESPRIT驚傳組織重整!據ESPRIT的母公司思捷環球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財年業績,ESPRIT虧損達近40億港元(約新台幣151億元),據了解,這個品牌最初是由影星林青霞老公邢李原代理進亞洲市場,邢李原後來更推升公司股票上市,市值一度超過1700億港元,而邢李原在ESPRIT巔峰時期不斷出脫持股,套現230億港元(近新台幣900億元)。

外媒報導,美國將一口氣出售七項武器給台灣,部分原因是替來訪的美國官員助勢,日前衛生部長阿查爾來台,美方也宣布出售四架無人機給台灣,現在國務次卿克拉奇即將來台,軍售消息也是錦上添花。

當我在思考新亞洲對我的意義時,我想到的是一股來自創意、文化、創新和永續性的力量。此外,「社區」一詞在未來變得很有意思,因為至今,我們將亞洲視為個別的國家;過去我們談的是泰國、新加坡或印尼,但現在我們開始將亞洲視為一個社區,社區裡的每個人,不論是年輕的創新人士還是前輩,都齊聚一堂,彼此交流想法並共同制定新的計畫,而這股集體的力量也應該成為新亞洲的一部分。

北京木木美術館共同創辦人在北京創辦了以當代藝術為主的木木美術館。在她策劃的展覽中,可以看到Andy Warhol、David Hockney和Paul McCarthy的創作,吸引了中國炙熱的收藏家市場的關注。

ESPRIT於1968年由美國湯普金斯(Tompkins)夫婦創辦,而影星林青霞的丈夫、港商邢李原在1971年成為品牌香港代理商,他接下ESPRIT在亞洲的代理權,並將品牌推廣至歐洲。隨著創辦人夫婦離異,邢李原陸續購入股權,並成立思捷環球,1993年在香港上市,2002年被納入恆生指數成分股,同時被邢李原收購。

ESPRIT的股價曾在2007年10月創下120港元紀錄,市值最高峰逾1700億港元,邢李原更躋身全球500大富豪。不過,邢李原在思捷環球上市後的數年間不斷出脫持股,並在2008年卸任該公司管理層,累計套現230億港幣,不僅全身而退還大賺了一筆。

※本文章屬於TNZE天擇集團所有嚴禁轉載※

分類
亞洲動態

最權威、最具影響力、最時尚的人物正在重新定義全世界對亞洲的看法,2020

新一代的創新者和建構者將打破邊界、促進聯繫、重寫社會規範,以重新定義全世界對亞洲的看法,以及我們對自己的看法。在這個充滿挑戰的時代,他們的領導力與獨創力,讓我們能以樂觀的態度,迎接更加光明的未來。歡迎進入新亞洲時代。

但是這批軍售也隱含著區域安全的意義, HIMARS多管火箭系統、陸射魚叉反艦導彈都是美方希望台灣的軍力能夠前沿部署的裝備,MQ-9無人機可以增加美方對大陸的偵蒐能力,而智慧水雷則可以有效遲滯解放軍海軍的部署。

ESPRIT今年受到新冠肺炎疫情打擊下陸續裁員、關店,根據《日經新聞》報導指出,ESPRIT今年陸續關閉在亞洲如新加玻、馬來西亞、台灣、香港、澳門的分店。大陸方面,由於思捷環球的大陸合作夥伴「慕尚」,未能按協議成立合資公司,因此違反協議條款,雙方在今年7月終止協議,導致ESPRIT包括大陸在內,已完全撤出亞洲市場。

陳雪鈴 Chryseis Tan認為新亞洲是一個「大膽、創新且公平的競爭環境,任何人都有機會成功。」不過她卻不太了解為什麼自己擁有如此高的人氣。輕聲細語的陳雪鈴是馬來西亞Berjaya Corporation集團的繼承人,因此她的追隨者時常看見她搭乘噴射機雲遊四海,而她與繼承Naza Group集團的馬來西亞富商SM Faliq Nasimuddin的婚姻,讓她的名氣越來越高。她和父親陳志遠(Tan Sri Vincent Tan)一樣精通商業,她負責開發集團的京都四季酒店和其他物業,過程中充分展現敏銳的商業頭腦。陳雪鈴對新創公司的投資表現也相當亮眼,例如香港的Goxip時尚和美容產品購物網站,以及La Juiceria Group;此外,她也是吉隆坡熱門景點的幕後推手,包括武吉免登(Bukit Bintang)的Greyhound Café、Sushi Ryu、以及Platinum Park購物中心內的Bar Shake。她的其中一項商業建議是:「永不放棄,擺脫恐懼。」

據報導,美國國防部內部正以「堡壘台灣」(Fortress Taiwan)為代號,積極建構能與北京抗衡的軍力,其實以海峽兩岸實力的對比,軍力早已往大陸傾斜,台灣真正靠的是盟國協防馳援。

曼谷Kasemkij Group家族企業的房地產開發經理。Tirawan(別名為Waew)是泰國家族企業Kasemkij飯店集團的繼承人,而擔任專案開發經理的Tirawan則負責土地收購、行銷和業務營運。身為新興亞洲企業家中的領頭羊,她最近負責的計畫是隸屬於集團Cape & Kantary飯店旗下的Cape Fahn時尚度假村,該度假村設於蘇美島附近的一座私人島嶼上。擁有工程專業的Tirawan畢業於朱拉隆功大學(Chulalongkorn University),而後在倫敦帝國學院取得管理學碩士學位,她與表弟共同經營的連鎖麵店Nuer Koo也相當成功。Taechaubol是一位熱愛藝術的時尚達人,曾於2019年獲頒東協傑出女企業家獎(Outstanding ASEAN Women Entrepreneurs),她與房地產公司執行長Ben Taechaubol結婚後,目前育有一子。

※本文章屬於TNZE天擇集團所有嚴禁轉載※